我的羊水穿刺经历,一个普通女人的真实选择

11

  今天,和大家说说我的羊水穿刺经历,对于大部分准妈妈来说,羊水穿刺是一个恐怖的话题。孕妇一般会在孕中期进行唐筛,若唐筛异常,就需要进一步做产前检查,也就是羊水穿刺明确胎儿有无染色…

  今天,和大家说说我的羊水穿刺经历,对于大部分准妈妈来说,羊水穿刺是一个恐怖的话题。孕妇一般会在孕中期进行唐筛,若唐筛异常,就需要进一步做产前检查,也就是羊水穿刺明确胎儿有无染色体异常,如果羊水穿刺染色体异常,就面临引产中止妊娠的抉择。此外,羊水穿刺本身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也让准妈妈们心里多了一层“会不会因此流产”的疑虑。所以真正需要去经历羊水穿刺的准妈妈们,面临的恐惧、担忧是多个层次、方方面面的。本期的萌芽研究所专题,我们想与妈妈们聊聊这个“恐怖”的话题。关于如何开始这个话题,研究所君有些纠结,最终决定先抛开知识层面的东西,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同时研究所君也期待有过或者正在面临这种情况的妈妈或者准妈妈,能与我们分析你们的经历和感受。

  “对我而言,一切避免流产的努力哪怕充满风险我都要尝试。”

  心碎和疑惑

  第一次怀孕时,我充满信心甚至有点过度自信认为自己会拥有一个健康、美丽、并且智慧超群的小宝贝。所以,在怀孕初期流产,我震惊之余觉得饱受打击。一年后,我再次怀孕。我知道自己可能会再次流产,但并不觉得自己真的会失去宝宝。不幸的是,怀孕12周的晚上,我又遭遇了一次突然的流产。

  六个星期后,妇产科医生给我打来电话称她有个好消息,胎儿组织样本的唐氏综合症测试呈阳性。在理智上,我理解为什么她认为这是好消息,毕竟这意味着我的第二次流产有因可循,而不像第一次到现在都是个迷。但在感情上,我的情绪很复杂。

  有所失有所得

  连续两次流产,我觉得很愤怒,甚至觉得自己的人生遭人愚弄和欺负。虽然不少人劝我,认为我还是幸运的,不必因为检查结果呈阳性而头疼于到底要不要终止妊娠。但他们不理解,我已经深深爱上自己这个尚未出世的孩子并且无比怀念他在我身体里的感觉。非常意外,几个月后,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一名34岁的健康女性有0.5%的可能性怀上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婴儿。而基于我经历过的两次流产,其中有一个孩子是百分之百的唐氏综合症,所以我再次怀有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婴儿的几率上升到1%。通常,这么低的几率并不会吓退我,对我的决定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前两次的怀孕让我心有余悸,充满猜疑。

  检测各种可能性

  为了缓解我的忧虑,医生建议我做二级超声波检测腹中胎儿是否有染色体缺陷。这是一种在怀孕11周左右进行、非侵入性、高分辨率的超声波检测,去检测胎儿脖颈后是否有增厚-即所谓的颈部褶皱现象。有时可以通过这一测试判断胎儿是否患有唐氏综合症。当工作人员说一切都显示正常时,丈夫和我喜极而泣。

  第二个测试是标准血液筛查。检查结果这一次并不那么令人乐观:我的甲胎蛋白水平偏高,有可能是唐氏综合症的征兆。医生建议我去找专家做个遗传咨询并进行羊水穿刺手术。

  要不要尝试羊水穿刺?

  这时候,我已怀孕近17周并且开始坚信我一定有一天会看到我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一天晚上,躺在丈夫身边的我将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并对宝宝说“一定要好好的啊”。那时,我能感觉到胎动,轻微地鼓动,像鱼在深海中呼吸。是我真的感觉到他在动还是仅仅是因为我实在太想去感觉到他的存在以至于臆想出他的动作以说服自己?可是答案又有谁知道呢?我唯一确定的是这一动一静之间坚定了我的决心—一定不要冒着有可能失去孩子的风险做任何尝试。

  毕竟,羊水穿刺还是存在风险,会触发流产—每200个进行羊水穿刺手术的女性中就会有一人面临流产的不幸。而且我并不在乎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因为唐氏综合症而多一条腿或者面容奇怪。我爱这个孩子,我爱这个孩子就像我每次怀孕的时候一样爱自己肚子里的宝贝。因此,任何可能失去这个宝贝孩子的理由都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我拒绝了羊水穿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下次怀孕我会做同样的选择,也并不意味着我觉得这个选择适用于所有女性。做决定还是要因人而异,做一个适合你家庭的独立选择吧。

  怀孕18周后,我做了一个解剖扫描测试,测试显示胎儿身上并无唐氏综合症外扩的迹象。在此之后,我很少去思考羊水穿刺的问题。我只是专注于让我亲爱的宝贝来到这个世界,这样我就可以开始去爱他虽然在他出生之前我已经在内心深处爱了他很久很久。

作者: ganermei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